四三

关注飞地有一段时间了
一开始是机缘巧合(被她的品味和语言吸引)
而后又有意无意地(实属无意)
再次遇见(不明缘由地喜欢)
我揣摩着她的行踪不定
该是哪里的精灵(山中湖中森林里?)
可是卡夫卡 加缪啊杜拉斯我却一概不知(还有苏格拉底 陀思妥耶夫斯基 品客薯片依德)
真伤脑筋啊
要怎样告诉一个仰慕很久的
公众号(仰慕的女孩)你并不是为了得奖(你究竟仰慕了她多久)
就在一筹莫展之时
事情却出现了转机

我们聊到游泳
夏末
我说每天下班 我都会骑车
途中有一个露天游泳池
很多打赤膊的人 套着泳圈穿过马路 到这边
在露台上跃跃欲试
这时会有几个讨厌的自私家伙横在路中间展示他们的胸膛
说着一会要以怎样的姿势入水
我放下手机等着回应
索性又脱光进了洗手间
转身关掉门
一屁股却坐上了一辆自行车
一辆轱辘在青瓦路面上飞滚
折磨着彼此 的
自 行 车
初秋傍晚的湖边小道
闪着稀疏的灯火点缀
在磁带条上
延伸隆起
然后捋直
延伸隆起
然后捋直
从一侧小径杀出来两簇黑影
发出惊叫
又窸窣地回到黑暗的幕布后
我躲闪不及 龙头一闪 径直冲进了游泳池
游泳池
它为何出现在此
水里的人齐刷刷探出脑袋用相机拍照
刺眼的闪光灯把池子造成一座
冰山
浪被气流拉成碎点
下落下落
水花让我挣破了
一张网
摔在瓷砖上
“啊”
淋浴间
花洒
“你 怎么在这”
车轮在转
你无暇遮掩
我笑了起来
你 好 啊

故事的结尾是
我们终于赤诚相见了


2018.9.8
—记一次投稿竞赛的失败

要飞去哪 不知道 我不能停 停下来
一切就会回到以前
以前 我并不想 虽然那很美好 我曾在
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幻想 阳光的西海岸 某个安静的小巷 下午推开窗可以看见马路对面咖啡厅 女服务生 翘起的屁股
好吧 我现在住的地方甚至更好 不错的工作 美丽的妻子
我不会说我渴望 不朽的爱情
我爱她 重负 重复 一个普通不能更普通的早晨后 一切都变了 贴在冰箱上的账单 塞进一块坏掉的三明治里 入肚
螺丝 拧在恰当的位置
语言 放在他处 无数虚无的比喻词 溢满整个厨房
咖啡不再苦涩 甚至不需要冰块 温润透着危险
七月 我可以和朋友闲扯一下午身边那些可笑的傻子
也不用关心股票 石油
友情
所有人都和我处得很好 包括那些每天下班都守在路口的 流浪狗 而最近又多了一名成员
是的 他们都爱我 我也爱他们
或许他们真应该给我办个和平奖 就是现在
疯狂的冒险 独自跨越半个大陆 试图在途中追赶时间的线索 噢 太可笑了 好了不要给我颁奖章 现在这脸上的标签也可以撕下来了 没有人能离开它一会儿
今晚这里的夕阳真的好美 我坐的
驾驶舱 让我可以完整地看到整个地平线 小岛 它的
身后无限蔓延 漫延 或许他们就在那边某处 现在
我不是煽情 真的不是 我保证
我感觉在飞 飞出仓了 脱离了地心引力
现在什么都不是了
这里真美啊

2018.8.19
—致偷飞机的人

那天骤然黑云压城
疾风肆虐
冷雨洗面
霎时间一场血淋的屠杀袭来
犹如末日降临
我骑车在离你而去的归途中
龙头被扯得断了线
脖子弯了后便再也拧不回来

2016.3.26

两个梦


你是谁
我们住在一个阳台连接着一个破屋顶的屋脊作为入口的房子里
躲避着镜像人的追击
一天一堆游客闯了进来
你在送他们离开的时候消失
我出去找
遇到了旅行的儿童团体
在森林里游荡
有个肇事者说前方有片湖
湖上可以看见海鸟
人群纷纷向前涌动
如同梵高的话在眼前展开
远处的湖每秒都在变化形态
有时是海岸线的山峦
有时是天上的树枝缠绕
月光在湖面上破碎成一瓣瓣牛角酥
沿着河岸驶来一叶小舟
仿佛我们的我们坐在上面
画着
可是一阵痉挛
脸部的皮肤逆时针旋转扭曲
我们交换着性别
交换着船桨
站在岸上的我向我们靠近
突然感到的不安感
我一把将准备扭曲而转化的你的脸扇下了船



(7.31)





梦见你 像部80年代末期的中国电影
狭窄的街道和房间
有着腐朽却行将新生的太阳光的温度 橘色的薄暮 无人的放映厅
没有交谈没有咀嚼没有滚动的声音
没有战争没有政治没有食物链的声音
没有呼吸的声音
我们在某处
像是早已认识几十个世纪的灵魂
可我从来就不曾认识你
可你好像注定被我认出
我尝到世界崩塌后粉尘散布的味道
我嗅到时间在我们身上自由发酵的味道
我所有赞美到却不曾享受到或买到过的味道
美好的味道
比一切的美好还要美好的味道
无以复加
也无须再去刻意追寻
它是你的手你的皮肤你的头发你的宇宙
花丛大的宇宙
在末日后的土壤上悄然滋长





(8.13)

你说简单好
简单地堆砌一个个物件 然后推倒它 再堆砌 再推倒
纸篓在铁丝网里 橙子在纸篓里
我丢了一个橙子在肚子里

过去制造了一条捷径让你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橙子从衣服口袋里洒落了一地

我就揣着我的那一份逃走了


习作#1122

我的思维有时就像一个从路边爆掉的消防栓里喷涌而出的水泉,而我之所以使用这样一种后现代的比喻方式的具体缘由可能已经无处考证,如果追溯到上一个五分钟,是未消化完全的食物,但如果再往前推算的话,有可能就是朋友在无聊的交谈时而产生的灵感,也不一定是朋友,我是指我的伯父 ,我称他为“异乎寻常•艺术家”,他有超凡的社交能力,你口中管用的艺术语言,在他眼里只是餐桌上的几道菜一样简单,说到菜,他做的菜汤也是异乎寻常的奇妙不言,现在我暂时想不到更加精妙的形容词了,这种情况就像为消化完的食物一样恼人厌,更糟的是,他可能蚕食你的身体,你的细胞,可怕的艺术细胞,接着你听到音乐,继而联想到了食物,联想到衣服,联想到紧张,紧张地错过机会,一个消失的漂亮姑娘,她可能是你的邻居,可能还无意中从窗户外不小心看到你独处时的疯癫病,可能还投诉过你恶意扰民,可这一切还不是最糟的,人们往往在执迷某种生活模式的时候,总是会忽略很多东西:
比如听到的 ,象地底下呼啸而过的地铁列车,
尝到的,象一锅异乎寻常的艺术菜汤,
看到的,我想现在可以去照镜子了,

© 四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