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三

那天骤然黑云压城
疾风肆虐
冷雨洗面
霎时间一场血淋的屠杀袭来
犹如末日降临
我骑车在离你而去的归途中
龙头被扯得断了线
脖子弯了后便再也拧不回来

2016.3.26

两个梦


你是谁
我们住在一个阳台连接着一个破屋顶的屋脊作为入口的房子里
躲避着镜像人的追击
一天一堆游客闯了进来
你在送他们离开的时候消失
我出去找
遇到了旅行的儿童团体
在森林里游荡
有个肇事者说前方有片湖
湖上可以看见海鸟
人群纷纷向前涌动
如同梵高的话在眼前展开
远处的湖每秒都在变化形态
有时是海岸线的山峦
有时是天上的树枝缠绕
月光在湖面上破碎成一瓣瓣牛角酥
沿着河岸驶来一叶小舟
仿佛我们的我们坐在上面
画着
可是一阵痉挛
脸部的皮肤逆时针旋转扭曲
我们交换着性别
交换着船桨
站在岸上的我向我们靠近
突然感到的不安感
我一把将准备扭曲而转化的你的脸扇下了船



(7.31)





梦见你 像部80年代末期的中国电影
狭窄的街道和房间
有着腐朽却行将新生的太阳光的温度 橘色的薄暮 无人的放映厅
没有交谈没有咀嚼没有滚动的声音
没有战争没有政治没有食物链的声音
没有呼吸的声音
我们在某处
像是早已认识几十个世纪的灵魂
可我从来就不曾认识你
可你好像注定被我认出
我尝到世界崩塌后粉尘散布的味道
我嗅到时间在我们身上自由发酵的味道
我所有赞美到却不曾享受到或买到过的味道
美好的味道
比一切的美好还要美好的味道
无以复加
也无须再去刻意追寻
它是你的手你的皮肤你的头发你的宇宙
花丛大的宇宙
在末日后的土壤上悄然滋长





(8.13)

你说简单好
简单地堆砌一个个物件 然后推倒它 再堆砌 再推倒
纸篓在铁丝网里 橙子在纸篓里
我丢了一个橙子在肚子里

过去制造了一条捷径让你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橙子从衣服口袋里洒落了一地

我就揣着我的那一份逃走了


习作#1122

我的思维有时就像一个从路边爆掉的消防栓里喷涌而出的水泉,而我之所以使用这样一种后现代的比喻方式的具体缘由可能已经无处考证,如果追溯到上一个五分钟,是未消化完全的食物,但如果再往前推算的话,有可能就是朋友在无聊的交谈时而产生的灵感,也不一定是朋友,我是指我的伯父 ,我称他为“异乎寻常•艺术家”,他有超凡的社交能力,你口中管用的艺术语言,在他眼里只是餐桌上的几道菜一样简单,说到菜,他做的菜汤也是异乎寻常的奇妙不言,现在我暂时想不到更加精妙的形容词了,这种情况就像为消化完的食物一样恼人厌,更糟的是,他可能蚕食你的身体,你的细胞,可怕的艺术细胞,接着你听到音乐,继而联想到了食物,联想到衣服,联想到紧张,紧张地错过机会,一个消失的漂亮姑娘,她可能是你的邻居,可能还无意中从窗户外不小心看到你独处时的疯癫病,可能还投诉过你恶意扰民,可这一切还不是最糟的,人们往往在执迷某种生活模式的时候,总是会忽略很多东西:
比如听到的 ,象地底下呼啸而过的地铁列车,
尝到的,象一锅异乎寻常的艺术菜汤,
看到的,我想现在可以去照镜子了,

孤独的萨克斯手啊
你就这样不停地吹啊吹啊
吹啊吹啊
吹个没完
没人知道你已经吹了多久了
也没人知道你什么时候打算将它放下
你就像一个长在水面上随风飘浮的帆啊,呼一下,它就倒退一下,呼一下,它又倒退一下
直到白天都被你抛在了脑后
吸尘器的风声抽搐个没完
孤独的殉道者啊
我们谁也不能期许那一天的到来
只能继续吹啊吹啊
吹啊吹啊
所有的白线都汇集到了一点
不能停下啊
孤独的人

否认历史 以创造宗教
否认过去 以创造逻辑
否认文化 以创造思想
否认科学 以创造自然
否定白天 以创造黑夜
否定罪恶 否定失败 否定遗憾
否认符号 以创造新的符号
否认爱恨 以创造旧的爱恨
否认因果 以创造谎言
否认谎言 就是否认自己 

继而重新创造自己

否认生命 就是否认未来

继而重新创造未来
否定自己 否定你们

不口即是良知

你是天使 

你是孙悟空

© 四三 | Powered by LOFTER